美股崩盘,美股会不会崩盘

美股何时崩盘

投资时,有一件特别矛盾又有趣的事,那就是那些认为股市会崩盘与认为股市会大涨的是同一部分人。
更有趣的是,人们还总是能够为崩盘和大涨找到相应的理由。其实,经济发展就像跑步一样,高速奔跑一段时间的人需要慢下来调整自己的节奏,之后如何则要看调整的效果。美国经济也是一样,经过一段时间的平稳运行,面对特朗普的上台现在正处于改变节奏,调整节构的阶段。
按照这个思路,美国股市确实存在变换节奏的条件,但能够影响股市因素实在太多,你会相信仅仅一个人的力量就能导致股市的距离崩盘吗?
建议,投资时不要被市场的情绪影响了自己的情绪,而要用冷静理智的态度去研究市场 。

网上流传美股会崩盘,这个可能性大吗

长的多,都会下来的,只是时间至少还有几个月(但是应该高度注意)

今年美股有崩盘风险吗?

没有。特朗普不会允许。
每股的大顶已经被猜了七八年了,实际呢,跌下来总是为新高做准备。每股代表着美国经济,牵动着全球经济命脉,它跌下来,全世界都要遭殃。所以还是盼着每股别跌,大盘还能跟着喝口汤。

如果美股崩塌之后,出逃的资金会涌入中国股市吗?

中国股市必然回会成为全球最具有投资价值的股市,如果美国股市真由于疫情出现崩盘了,从美国股市流出的资金会寻找替代品,部分资金必然会涌入中国股票市场来投资。

股票市场风险是涨出来的,机会是跌出来的,近十几年时间美国股市涨疯了,从2008年的6500点,涨到了3万点附近,十几年涨幅已经高达4倍多。

而当前的美股已经今非昔比了,整个股市都存在高估了,未来的美股必然会经历一波价值回归的行情。一旦美股出现价值回归,美股失去赚钱效应,世界热钱会流出美股。

当世界热钱流出美国市场后,这些热钱必然会在全世界股市中寻找有潜力的股票市场进行投资。目前在全球股市市场当中,中国股市是这些热钱最好的归属。

要知道中国股市经历30年的发展和完善,A股市场已经成熟起来了,尤其是随着2015年后我国股市走价值投资之路,让很多泡沫股已经价值回归了,整个市场已经出现分化,让股民投资知道哪个是好股票,哪些是垃圾股。


特别是随着2019年科创板创立之后,中国股市发生更大的改变,注册制时代来临,涨跌幅限制放宽,随着单次T+0推上话题,而且上证指数重新编制等等改革,都意味着中国股市越来越成熟了。

中国股市的成熟起来,自然就会吸引全市场各国的资金,其中美国资金也会进入中国市场投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中国股市会成为全球股市领头羊。


毕竟我国经济实力说话,只要我国经济起来了,中国股市能不起来吗?反之美国经济进入衰退期了,美国股市必然也会跟随经济进入熊市,美国股市走熊,资金出逃后,难道这些钱就不炒股吗?这些资金肯定还会继续炒股,继续寻找可投资的股市,而中国股市是最佳选择之一。

总之随着我国不断地强大起来,国际地位越来越好,中国股市越来越成熟,还处于成长期,必然是有投资价值。反之美国已经走下坡路了,美国股市资金也会慢慢出逃,逐步的把资金从美国股市搬家到中国股市,这已经是有目共睹的趋势,拭目以待。

上世纪末美国股市网络泡沫怎么回事啊

美国的确发生了网络泡沫;没错,泡沫导致了投资的浪费和扭曲。但泡沫规模没有通常想像的那么大,持续时间也没那么久——事实上,泡沫从1998年末开始,只持续了一年半时间。 按照“故事”的通常讲法,20世纪90年代的后半段,美国股市陷入了疯狂之中。在“非理性繁荣”之下,投资者将大量财富投入到价值被高估的高科技公司中,但这些投机性企业却赚不到一点利润,白白浪费了大量投资。因此,对泡沫的强硬管制是必要的。 故事的确是这么个说法,但现实却有所不同。没错,美国的确发生了网络泡沫;没错,泡沫导致了投资的浪费和扭曲。但泡沫规模没有通常想像的那么大,持续时间也没那么久——事实上,泡沫从1998年末开始,只持续了一年半时间。 那些赞同采取措施降低资产价格的人们相信,泡沫开始于1996年——这比实际时间早了三年。如果下这样的诊断,“治疗”将会比“疾病”本身的祸害更大。事实上,当经济前景看好时,和观察家们是难以区分非理性繁荣和理性乐观的,因此,不该让承担挤破泡沫、打压投资的任务。 当然,美国股市最终出现了显著而严重的泡沫,这一点毫无争议。但是,泡沫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规模到底有多大? 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股市的网络泡沫应该从1995年3月网景公司开始IPO算起。但从1995年8月网景IPO结束到现在,始终投资于纳斯达克指数的年均真实收益率为9.3%;而按上市当日收盘价持有网景股票直至其被美国在线收购之日的投资者,年均真实收益率则为35%。这像是泡沫吗?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网络泡沫应从1996年12月5日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发表著名的“非理性繁荣”演讲前算起。当时,格林斯潘在华盛顿的一次宴会后的演讲中反问道:“我们怎么知道,非理性繁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当地抬高资产价格呢?”这番话令全世界的股票市场应声而跌。但当时的纳斯达克指数只相当于现在的42%,如果自格林斯潘讲话后,投资者一直投资于纳斯达克指数基金至今,则他每年会有8.2%的真实收益率。这像是非理性繁荣吗? 即便将1998年1月作为网络泡沫的起点,也嫌太早。微软、IBM等十大高科技公司照理说其股市价值是最可能被“非理性繁荣”推高的。但这十个公司中,有一半以上从1998年1月至今的年均真实收益率超过了10%。从现在的角度看,1998年1月美国高科技公司的股价不是太高,而是太低。 关于对泡沫的判断,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后康斯坦丁马金和我提出了三条衡量标准。 我们的第一条标准是:当纳斯达克股票的真实收益率在6.5%的水平时,不算价值高估;第二条标准是,若股票的收益率低于的3%的真实收益率,则将购买股票的时期定义为“泡沫”;第三条标准是,如果后续的真实收益率为负,则购买股票的当时可定义为“泡沫”。 如果按第二条和第三条标准,网络泡沫的持续时间极其短暂。从1998年10月到现在,纳斯达克年均真实回报率跌到了3%以下;在1998年11月之时则为负。据此,纳斯达克指数在2000年3月达到峰值之前,在不到一年半时间里处于高估状态。 如果按第一条标准算,则泡沫持续时间就要更长。自1997年4月以后,纳斯达克累积的平均真实收益率低于6.5%。不过即便如此,泡沫也只持续了不到三年时间。 网络泡沫持续时间竟如此之短,这是否令人惊讶呢?马金认为不是。在宏观经济意义上,显著的泡沫是少见的,也不能持久。即便是加尔布雷斯这个最不相信金融市场效率的经济学家,也在其对1929年股市大崩盘的研究中表示,估值过高和过度投机的阶段是短暂的。他指出,直到1928年下半年,美国股市的状况仍然是相当合理的。 事实上,美国股票市场在宏观意义上最为显著的困惑,并非市场因非理性繁荣而产生泡沫,而是股价为何总是如此之低,导致股票的真实回报如此慷慨——这即是著名的“股权溢价之谜”。看起来,美国股市更可能为过度谨慎而非“非理性繁荣”所苦。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相信,当格林斯潘说管制潜在的资产价值高估并非职责所在时,他是正确的。当然,如果潜在的泡沫导致金融危机风险上升,的确需要对之加以监控。但只要金融风险还足够低,一旦出于对非理性繁荣的恐惧而试图校正市场,就很可能好心办坏事。 这些问题与中国的关系何在呢?我不能确定。但历史,尤其是其他国家的历史,虽然不能照搬照抄,却无疑可以成为一个国家思考问题的指南和汲取教训的源泉。

中国楼市和美国股市哪个泡沫更大

泡沫都不小。

返回顶部